大岭山自闭症训练机构 东莞小雨点自闭症儿童训练机构
东莞市残疾联合会主管 东莞市民间组织管理局注册
小雨点——非营利东莞自闭症训练机构
 
东莞市小雨点儿童潜能开发中心
  

邝老师
电 话:0769-85786868
传 真:0769-85786868
Email:178600040@qq.com
地 址:东莞市大岭山镇长富街33号(即帝京酒店后面)
网 址:http://www.0769xiaoyudian.com
 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新闻中心

家长指控老师将缝衣针扎入自闭症少年体内

发布时间:[2013-6-19]  查看次数:1250


 东莞自闭症行业资讯:若是不是因为一根缝衣针,尽管患有孤独症,李宜昀的生活可能也不会像现在这样,或许他还能拥有一个完整的家。

  李宜昀,男,生于1994年11月4日,因患孤独症表现出多动症、注意力不集中和语言表达障碍。这名少年曾在深圳元平特殊教育校园就读6年,后因常常患病却查不出病因,于2011年结业后离校。去年,导致李宜昀常常患病的元凶终于现出原形———竟是扎入其左肘外侧肌肉中的一根缝衣针!少年的母亲指认,此举是元平校园一名生活教员所为,针扎入孩子体内已有5年。警方查询则显示,被指认的教员早已离职,且否认是其所为。

  究竟是谁,把针扎入一名孤独症少年的体内?

  昨天中午,在离元平校园不到200米的布吉德福花园一间公寓楼房间里,李宜昀躺在床上。尽管已18岁,但很容易发现李宜昀和常人不同。他时而坐起,时而看着记者,什么也不说,随后再躺倒。

  李宜昀的母亲蒋咏芬说,去年2月20日,她带孩子在福田人民医院做B超,医师无意中发现其左肘外侧突起,接触时质硬痛苦,做X光检查发现体内有一根缝衣针。两天后,这根针经手术取出。蒋咏芬给记者看了这根已断作两截的缝衣针,装在塑料袋里,早已生锈。李宜昀左肘关节处还留着术后疤痕,触碰时他会喊疼。蒋咏芬说,手术后孩子左手就没力气,“拿一瓶矿泉水给他,他都拧不开。”

  尽管已曩昔1年多,其时为李宜昀做手术的福田人民医院医师王一民昨天回忆,还记得这个孩子,针扎在了软组织里,会随着肌肉运动朝近心端移动。这根缝衣针在李宜昀体内藏了多久?是有人成心扎的还是无意扎的?王一民说:“这些都很难说,不同针的生锈程度也不一样,说不清楚。”

  查不到的病因

  李宜昀生在江门,三四岁时,蒋咏芬发现他什么东西都喜爱拆烂,比如墙上的东西,一定要揪下来。去广州检查,医师说是孤独症。后来,李宜昀在老家念了小学,仅读了1年,因为坐不住,便跟从父亲来到深圳,但所有校园都不接纳。“早上去下午就被接回来,并把学费退回来,找了几个私立校园都是这姿态。”蒋咏芬说,只能把孩子送到坐落龙岗布吉的元平特殊教育校园。

  蒋咏芬介绍,从2005年开端,李宜昀就在元平校园读书,直到2011年7月结业,就读该校的最后两年没住校。而2007年之前,孩子身体很好,都没住过院。从2007年开端,孩子常常发烧住院,后来还常呈现血尿,去过多家医院看病,几年来住了四五次医院,隔不了几天就会去看门诊,治疗费用花了三四万元,始终弄不清原因。

  元平校园一位教员证明,在2007年上半年一段时间里,李宜昀确有发烧状况,其时及时通知了家长。

  去年发现李宜昀体内的缝衣针后,蒋咏芬感到很吃惊,“其时搞不懂,为什么会有针,没有可能是自个弄进去的”,孩子从小到大都怕打针,吃鱼时都没卡过刺,在老家时由爷爷奶奶带,到元平校园读书前从没离开过家人,不太可能是自个弄的,应该是人为的,但其时也不敢乱猜疑。

  针是教员扎的?

  据蒋咏芬回忆,今年4月李宜昀偶尔对她说,“妈妈,我要拿针回元平校园插朱教员。”蒋咏芬其时觉得很吃惊,此时她回忆起来,早在2007年孩子就说过身上痛,说身体里有一根针,其时她让老公带孩子去医院检查,老公不相信,自个刚从老家来深圳,不认识路,孩子体表看不到针,事情便暂时放下,后来逐渐忘了。

  昨天,南都记者询问李宜昀针的来历。李宜昀断断续续地说,“朱教员……弄食堂的招牌……弄脏了……用针扎你……插回她”。蒋咏芬解释,孩子的意思是,其时在食堂里,因为把食堂招牌弄脏了,教员就用针扎了他。

  针有没有可能是同学不小心刺进李宜昀的体内?蒋咏芬认为不会,“其他同学不会这姿态,若是是不小心,不会插那么深。”

  4月2日,蒋咏芬向布吉派出所报警。“我可以说100%是这个朱教员做的”,蒋咏芬说。

  可是,依据福田人民医院去年的治疗病历显示,李宜昀自幼患孤独症,智商相当于七八岁儿童。所以其所说的话无法采信。

  深圳市公安局的法医鉴定结论显示:李宜昀被人用缝衣针扎入左胳膊肘内,2012年2月发现左肘部金属异物,将左肘部金属异物取出,取出异物为缝衣针,长约3厘米,为两端,表面锈蚀。评定为轻微伤。

  据布吉派出所民警介绍,小孩去年在体内发现了一根针,时隔一年多,小孩说是校园一个生活教员干的,因为小孩说事发在5年前,且孩子患有孤独症,说话是不是可信不能确定,而且只有他一方证词。查询还得知,涉事教员是临聘的,已离开校园。警方联系到了当事教员,对方很合作,从黑龙江老家来到深圳合作查询,并称肯定没用针扎过小孩。因为目前只有小孩的口供,无法得出结论。

  一个破碎的家

  一根针带来的损伤不仅仅在身体上。

  蒋咏芬说,若是孩子不是常常患病,现在应该在元平校园读职高班,“孩子学东西学得很快,本子上的英语单词都懂。”

  蒋咏芬在老家时是高中英语教员,李宜昀患病后,她辞了作业来到深圳照顾孩子,在元平校园附近一所民办校园教初中英语。因为孩子常常患病,离开元平校园后,她也没精力再去教书,辞职全天候看护孩子。去年,蒋咏芬离了婚。“这也是受到孩子患病的影响”,蒋咏芬说,孩子病不好,常吃药,副作用是尿床,整个屋都很臭,孩子的父亲无法忍受,最后决定离婚。如今她只能一个人在家照顾孩子。

  昨天,在蒋咏芬租住的家中,她一个劲抱歉地说,家里没有装空调。没了作业后,蒋咏芬经济上有些窘迫,主要靠家人给一些资助生活。目前住的房子是租来的,一个月1350元。说到将来,44岁的蒋咏芬策画,过几年退休了可以领些社保,小孩就领一些补贴,“若是不是这样,我在老家那里的同事,年薪都15万了,可是小孩不断看医师,没有办法。”

  回应

  元平特殊教育校园:不会包庇教员,支持走司法程序

  蒋咏芬报警后,今年4月15日,元平特殊教育校园的王校长约了她见面。校方表明,“听了很震动,而且表态,说会合作警方查询,支持家长走法令途径。”南都记者昨天拿到了被指认的朱教员的电话号码,拨打显示关机。元平校园方面称,朱教员表明今日愿承受采访。

  元平校园教务处主任郭俊峰就此事回应称,当事教员2008年已辞职,校园立即向其时的生活办理组组长知道状况,其表明当年并没有听到小孩反映过被扎针。通过其他侧面知道,几年来都没证据反映有人说小孩的肘部痛。若是家长的指认是真的,校园不可能包庇,该承担什么责任就承担什么责任,而且支持家长走正常的司法程序。若是家长的指认不实,也期望能够澄清事实,期望家长通过正常的途径,以事实为依据表达诉求。

  “师德是元平的魂,我们的孩子比拟特殊,学生们都不能够自我保护,教员必须有爱心。”郭俊峰说,校园所有功能区都安装了摄像头,“我们有一个高压线,一旦发现体罚或变相体罚,会直接开除,没有道理可讲。”这么多年来,还没遇到这样的教员。

  据郭俊峰介绍,被家长指认的朱教员约50来岁,不教文化课,是负责学生生活的办理员。生活办理员来到校园后会承受相关培训,日常作业主要是带领孩子交游于宿舍和食堂并照顾孩子。对缝衣针的呈现,郭俊峰也表明不理解,“正常状况下,学生接触的范围内不会有缝衣针,可是这么大的一个校园,我也不敢排除有缝衣针存在的可能性。”

  进展

  母亲提起诉讼

  法院回绝受理

  蒋咏芬已于本月初向龙岗区人民法院递交了成心损伤罪刑事自诉状。昨天下午,蒋咏芬接到龙岗区人民法院电话,被告知法院无法受理其诉讼请求,具体原因要过几天才能书面文件说明。

 

 

小雨点-东莞自闭症培训学校 首页 认识自闭症 自闭症干预 特色课程 机构介绍 基金财报 新闻动态 报名留言 爱心捐赠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|

Copyright (C) 1998-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东莞市小雨点儿童潜能开发中心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,请勿转载
电话::0769-85786868 传真:0769-85786868 报名咨询热线:13712194777
邮箱:178600040@qq.com 网 址:http://www.0769xiaoyudian.com
地址:东莞市大岭山镇长富街33号(即帝京酒店后面)